模具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具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安出租调价听证会举行29名代表仅1人反对涨价

发布时间:2020-02-27 19:40:42 阅读: 来源:模具钢厂家

昨日,听证会上,第一个举手发言的白兵洋来自蓝田县前卫中学,他是唯一反对提价的与会代表 华商报记者 陈团结 摄

昨日的听证会上,白兵洋是第一个发言的代表 华商报记者 陈团结 摄

昨日上午举行的出租车调价方案听证会上,仅1人反对出租车调价,这个人就是蓝田县前卫中学的政治老师白兵洋。

他认为司机收入低应该从降低份子钱开始,而不是通过一味提高打车价钱来增加司机的收入。

昨晚,华商报记者多方联系,终于联系上白兵洋老师,对他进行了专访。

唯一的反对者从多方面反驳涨价原因

白兵洋是昨日听证会上第一个举手发言的代表,他说:对本次出租车调价,我是消费者代表,我反对出租车调价。

白兵洋说,西安市交通运输局说,西安市出租车主要以天然气为燃料,在车用天然气没有涨价的情况下,经营成本增加体现在哪里?据出租车司机介绍,份子钱才是影响司机收入的关键,他认为完全有必要对份子钱进行审计、核算,甚至改革。

西安目前平均每万人拥有14辆出租车,而北京每万人拥有34辆,出租车数量不够和拥堵加剧都是造成西安打车难的主要原因,改革管理模式、促进出租车数量合理增长,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一般情况下,市民乘坐出租车都是应急需求,通过价格很难调节,即使调节了,市民可能会选择摩的或者黑车。

白兵洋说,据媒体报道,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西安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靠后,那为什么要向高水平看齐呢?每个城市的出租车经营性质不同、成本不同,政府管理决策时,应因地制宜。

28人表示赞成提出改革管理模式等意见

其他28名听证代表在赞同涨价的同时,也提出了开放出租车市场、增加出租车数量、提高服务水平等希望。

代表康志祥说,出租车目前属于半垄断行业,光靠行业自律不足以解决打车难,份子钱可以说是增加运营成本的一部分,建议西安率先进行这方面的创新,开放出租车市场。

代表刘云飞说,西安至少应增加2000辆出租车。他说,他是特别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提出这个问题的,知道他要来当听证代表,还有熟人专门找到他,也让他提增加车辆的问题。

代表胡东海说,打车难、拒载等是迫切需要解决的,希望管理部门加强对出租车行业从业人员的培训,让出租车提供更好的服务。 华商报记者毛蜜娜

专访唯一的反对者

我只是作为消费者发出了我的心声

32岁的白兵洋是蓝田县前卫中学的政治教师,昨晚他接受专访时说,自己上课时还给学生讲过听证会决策,但听证会决策到底是怎样的,听证又是怎样进行的,他并不清楚,所以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参加一次听证会,这次算是实现了心愿。

担心涨价后的哥难受益

白兵洋说,2014年9月,他收到西安市物价局的电话,说他被选为西安出租车运价调整听证会的29名听证代表之一。

说起昨日听证会上的发言,白兵洋说:说来也奇怪,在我之后发言的28人,居然没一个和我持一样的态度。这样的结果着实令我意外,感觉不可思议。

对于此次听证会上他提出的有理有据的反对意见,白兵洋说,其实他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我平时只要坐出租车就会和司机闲聊关于出租车价格的事。白兵洋说,他虽然在蓝田工作,但居住在西安城北,几年下来,也接触过数百名出租车司机。打车时他常和的哥聊,从他掌握的情况看,的哥们普遍愿意提价,但也都担心提价后份子钱会随着水涨船高,这也是我反对涨价的一个原因,我担心涨价后的利益既得者并不是出租车司机。

此外,经过他近两年进行的调查显示,居民们普遍认为出租车不应该提价。

只想代表消费者的利益

昨日听证会后,华商播报等率先在网上报道了听证会的具体情况。不少市民都为白兵洋点赞。

对于网友的点赞,白兵洋说:其实在和你通电话之前,我一直在看网上对这次听证会的报道,也看到了不少网友的留言。很多网友和读者都支持我的观点,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其实我就是个托儿,这让我有点想不到。其实我就是个普通的教师、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我只是想代表消费者的利益,绝对不是托儿。

这次听证会上,白兵洋出现在很多媒体的镜头中,很多人都认识了这个特立独行的面孔。问他有没有想过这次持反对意见可能会给自己今后的生活带来压力,白兵洋说:我回来后,身边还有朋友说我太冒失。

调价难以解决打车难等问题

对于调价能否真正起到听证会上提到的缓堵的作用、能否解决打车难的顽疾,白兵洋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白兵洋说,综观西安现在的交通状况,拥堵其实并不仅仅是因为车多,这需要考虑更多的方面,而缓堵也应该是从城市规划、交通规划等方面多管齐下,一起来解决。

我认为仅仅通过调价是不能解决打车难问题的。白兵洋说,除了私家车,公交车、出租车可以说都是刚性需求,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场合,该坐出租车的人还是会坐出租车。比如大半夜有急事,没私家车的人总不能不打车吧。

我还是认为出租车不能调价。白兵洋说,价格调整与否应该放开,交给市场,由市场来调节,而且他还担心调价并不能真正让出租车的服务提高。

调价是硬杠杠,而服务是软条条。白兵洋说,价格说调就能调,但是服务能否真正提升,恐怕还需要时间来检验,一旦服务提不上去,价格能调回来吗?对于这次持反对意见,我只是作为一名普通消费者,说出了我的心声。

华商报记者 杨皓

贵州工作服定做

贵州西服定制厂家

贵州西服定制公司

西服定制报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