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具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具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古墓恶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3:38 阅读: 来源:模具钢厂家

那国师正在替乐凡羽针灸疗伤,被乐凡羽这么一呼,抬起的手又放下。

“本座若要杀你,岂用得着这般费力!”

乐凡羽惶恐不安地望着他,瞧瞧插得满身都是的金针,苍白无力地咬住嘴唇说:“大仙说话可得算话!”

那国师微微一笑,素指一抬,乐羽身上的金针已被拔去。

心口顿时舒畅许多,她微微吐出一气,仔细打量起眼前人。

这国师一袭白衣胜雪,墨发如瀑,五官绝美。静坐一旁,纤尘不染的如同一朵盛开的白牡丹。

本来乐凡羽想说他是莲花,可是莲花纵然美得出尘,却少了点富丽堂皇,而这国师却有一股难掩的华贵,说他像牡丹也就更合适了。

那国师被她这么里三外三地看着也眼不红心不跳,对于好色的凡人,他早已司空见惯。不紧不慢地收起金针,不经意间轻触了乐凡羽。

从他温冷的指尖传来的温度,让乐凡羽心口扑通直跳,加上先前的紧张,一张俏脸早已火红,此时的接触让她红得快要着火。

“打哪来的?”

那国师不死心地追问她。

乐凡羽见他旧事重提,只能再次摇头:“真是不记得了!”

“那你总记得自己叫什么?”国师似乎很有把握。

“乐……凡……羽!”乐凡羽吞吞吐吐地照实回答。

那国师一听到“凡”字,眸色不由加深,微微松了口气,看样子似乎早已料到一般。

那国师沉寂在回忆里。

脑中不时浮现一个俏丽身影,眉头不时紧拧。

或许是他想太多了,小的魂魄早已支离,是他亲眼看着她化为灰烬。纵是聚魂珠都无法聚集她的一魄,她不可能再回来的!

虽然这么想,但他总觉还有奇迹,不由对眼前的乐凡羽态度和善许多。

“难得你还记得!”

乐凡羽撇嘴,她倒不是故意要撒谎,实在是她的名字特别,这不这名字就刻在她手臂上么!就是她想忘也忘不了。也不知她那狠心的爹妈在她那么小的时候,如何狠得下心,在她娇嫩的手臂上刺了这三个字!想来是为得有一天好相认,不过这也害得她这些年不敢穿短袖。

乐凡羽想解释,没等她开口,那国师又道:“可有去处?”

乐凡羽想告诉他,自己要找罗盘,又觉自己初来这世界,人生地不熟的,要想找这个人形同大海捞针,不如依附着这国师,或许还能有点希望。

“我已无处可去,还求大仙收留!”

乐凡羽干脆一把攥住国师的衣袍,像个没有家的孩子可怜兮兮地恳求起。

那国师微微一怔,也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乐凡羽的戏演得太真,不觉让他动了恻隐之心,只觉这一幕似曾相识,心间一动,连眸光都变得柔和。

“起来!”不知何时国师已收回衣袍。

“那大仙是答应了!”

乐凡羽乐呵呵地说。

“或许这是天意!本座乃修行之人,座下弟子已有三千,要想成为本座的弟子,可得经受得住考验!”

“考验啊!”乐凡羽瞧着国师,面上依旧喜滋滋的,心里却在沟壑着计划。

她已经有师父了,自然不能再拜别人为师,可是为找到罗盘,她得忍辱负重,先淌过这条暗河再说。

国师点点头,幽幽说道:“本座姓花,名慕漓,乃玉花宫的主人!”

原来这“花”字是这国师的姓啊,自己还以为这国家就叫什么花呢!乐凡羽暗自一笑没想到这国师会自报家门。

花慕漓名如其人,从他出现到现在还真是花香不离身。只是他怎么不说自己是国师,显然是不在意这身份。这是个狂傲到何种程度的人!

>>鬼故事分页: 1 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