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具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具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阿尔斯通美好联姻的三根刺

发布时间:2021-09-10 14:13:09 阅读: 来源:模具钢厂家

阿尔斯通 美好联姻的三根刺

一起本在4月就几近完成的并购案,却碍于非商业原因被延至6月。面对接踵而来的三重压力,主角阿尔斯通需要仔细观察由政府间行为构成的环境,以在能源部门顺利出手后仍能赢得主动。

仅3个月,就让三家巨头齐聚于一起并购案的原因,绝不仅是法国重型机电企业阿尔斯通出售的能源部门。

这起本应由通用电气(下简称GE)在4月底进行的收购,却因半路杀出的西门子戛然而止,到了6月初,三菱重工也高调宣布加入混战。

在能源行业的整合中,过程曲折的并购非此一例,但阿尔斯通并购案却更为复杂。因为从企业战略角度来看,最优选择是由美国金融与能源巨擘GE接手阿尔斯通能源部门,但在法国政府、英国政府和日本金主的多重 关照 下,原本纯粹的公司间行为变得混沌。而面对接踵而来且难以触碰的 三根刺 ,阿尔斯通应如何反应?

第一根:法国政府 悬而不决

法国政府对收购方的百般挑剔,或者说犹豫,现在已成为并购收尾的最大阻碍。这种 犹豫 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不得不同意的推力;另一个则是可资利用的动力。

阿尔斯通分拆的最直接推力,来自一系列难看的工业数据 4月,法国工业产出率转为增长0.3%,增幅低于预期增长的0.4%。5月,法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3,再次低于预期值51.0。可见, 低于预期 已成为法国装备制造业发展的常态。这是一种内忧外患,意味着非拆不可的时刻已经来临。

既是必然,为什么法国政府并没有一步到位做出抉择?目前,欧洲议会选举在5月份结束,751个议席中129个被反欧盟政党把持。尤其在法国, 国民阵线 完全领先,党魁勒庞已经把目标锁定于2017年总统大选。此时,法国政府显然希望通过阿尔斯通并购案,平衡姓 法 、姓 德 或姓 美 的力量。

法国政府的手法是,将底牌盖住,试图利用这一事关国家形象与产业布局的大事件,来 对冲 欧盟向右转的现实风险。批准由西门子并购,属于 政治正确 ,是向德国、向欧盟兄弟示好,有利于欧盟政坛重回整合轨道,也有利于平息可能的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批准由GE并购,是产业发展战略上的 正确 ,也是顺应反欧盟政党之举,以此堵住勒庞对政府力推欧盟的批评声。

正是阿尔在平常生活中斯通并购案有如此的力量,法国政府才会一再降低应有的 办事效率 ,以将阿尔斯通并购案的价值最大化。所以,对于法国政府,GE或西门子鹿死谁手并不重要,成功地 悬而不决 就是胜利。

第二根: C方案 横空出世

在GE或西门子选项之外,法国经济部长蒙特堡还试图让阿尔斯通重演2003年的惊险一幕。

当年,陷入负债的阿尔斯通获得法国政府的火线支援,政府以约9亿美元收购该公司21%的股份,几年后,又以20亿美元的价格将股份卖给了阿尔斯通目前最大股东法国布依格集团。

由于敏感技术和就业岗位可能外流,法国政府一向对于国外收购方保持警惕,从2003年有意收购阿尔斯通的西门子,到2005年的可口可乐。即使GE法国负责人克拉拉 盖马尔对此一再承诺: 我们将对政府的合法要求作出回应,以维持法国的业务,从而确保知识产权仍然在法国的手中。

据媒体报道,法国政府曾积极研究 内部 解决方案,包括考虑不和GE或西门子以及任何外资公司达成协议,利用公共基金提高阿尔斯通实力。

蒙特堡表示,这将是GE或西门子收购方案的替代方案。在他看来,GE和西门子的收购要约都 不可接受 。 A方案是GE,B方案是西门子,而C方案就是内部解决。 他表示, C方案将由法国资本参与,资本来自私营或国有企业。

上一次出资的法国布依格集团是家族企业,于1952年成立,业务涵盖民建、水务、移动运营和欧洲最成功的电视频道 法国电视一台(TF1)。布依格的资本运营属性在60多年的多元化路径中逐渐增强。以布依格为典型,丰富的行业经验与资源、资本积累,构成法国实业界的转型基础,与法国经济结构转型趋势不谋而合。在可以想见的未来,逐渐剥离工业制造部从而报告出金属的强度和韧劲门的阿尔斯通,亦可能成为一家集研发、设计、投资于一体的高附加值国际企业,而不仅仅是一颗法国工业皇冠上的 明珠 。

C方案唯一的问题在于,既然借用资本的力量,为何又囿于其国家属性?

第三根:外部压力不可小觑

除了法国,英国也一度参与这场并购大战。一个明显的信号是,四年前的 英国行贿门 事件,偏偏在此时再度掀起风波 近期有外媒称,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已经再度对阿尔斯通及前雇员的受贿行为展开调查。

英国政府一直以来以严重欺诈办公室为推进机构,由财政部提供资金支持,不遗余力地加强对金融行业的监管,试图打破沿袭市场自律传统的英国 绅士银行家 作派。对阿尔斯通的调查,似乎不过是又一波监管浪潮来袭,或只是时间点上与阿尔斯通并购案重合。

然而,把正待分拆的阿尔斯通当作 软柿子 ,分明透露出英国介于欧美之间的一种基于地缘政治身份上的尴尬:究竟是与一脉相承的表亲划清界限,向欧洲大陆喊话示好,或者,彻底归顺主导世界金融市场的英美蓝血基因?而GE显然是英国希望见到的收购方。

要知道,GE最早由J.P.摩根一手建立。摩根依靠为欧洲国家发债起家,也是欧美传统力量最可接受的中间人,如同英国在政治上扮演的角色。GE作为欧美金融与能源各界最可接受的传统嫡系,此时出手,实际上亮出了利益各方的底牌。作为 拯救 法国于重化工业泥沼、向 正确 行业方向转型的引路人,杰夫 伊梅尔特领导的GE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谨守欧洲市场的西门子绝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于是在6月11日,西门子宣布主动与三菱重工联手,加入收购谈判。

外界认为,西门子此举,实际上是借助三菱的实力,为收购加码。以传统财阀著称的三菱,从来不怯于以赢家通吃的面目示人,即使日本能源行业,尤其是核电产业在福岛大地震后盛极而衰的今天,他仍然有能力 逆 心照不宣的产业格局,再度出征。

但逆势之下,三菱参与并购的意义在于,向业界显示其对核电产业的高度关注,特别是在日本通过的新能源法案中已经删除 零核电 原则的当口。况且,核电站核心部件正是阿尔斯通的强项,而这正对三菱战略的口味。

享受成果不如主动出击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没能在各种外界力量介入发酵前,及时将并购收尾,是阿尔斯通此次并购的最大教训之一。 无论如何,目前由GE购得阿尔斯通能源部门,法国政府占股20%的结果,是各方乐于见到的,也符合长期以来法国政府坚持的工业原则 政府在工业体系中处于核心位置。

业内人士指出,即便未达成这一最优结果,阿尔斯通也可以通过观察主要由政府间行为构成的战略环境,再采取行动,为其能源部门的未来赢得主动。

对于法国政府的久拖未决,阿尔斯通其实可以与姓 法 的银但价格也高行基金方面接洽,由金融力量而非实业界接管其能源部门,并通过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引入能源行业专业并购基金进行战略投资,以非 并购 的常见融资手法应急,将局面收回企业的可控范围,进而视法国、美国、德国、欧盟以至英国的政府态度,再做行动。

少不了的是,阿尔斯通需要通过华盛顿院外活动集团对白宫的游说,以期获得美国能源部预料中的、更进一步的明确支持措施。实际上,GE法国负责人克拉拉 盖马尔曾任职法国国际投资巡回大使、法国政府投资部(Invest France Agency)主全球各大企业席,阿尔斯通完全可以借助其力量,为其最希望达成的合作结果加码。

当下,将舆论情绪引导至 阿尔斯通是世界的阿尔斯通,服务于人类能源未来 更为必要。因为一系列的并购大战后,繁杂的利益冲突,显然已经对于阿尔斯通自身声誉产生了影响。下一步,其可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倡导能源知识产权的公益性,适时推出能源知识产权论坛,展示公司悠久历史构成的专利积累。

西昌订做工服
西昌定制工服
西昌定做工服
西昌工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