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具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具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嫌疑人父亲讲述:虐打女友的黄某,都是毒品惹的祸_3

发布时间:2019-04-25 02:33:44 阅读: 来源:模具钢厂家

老黄讲述儿子因为毒品变坏

  闽南网6月13日讯 被虐打一个多月的小萍,伤情恢复尚不乐观(本报近日连续报道)。昨日,丰泽区妇代表省市妇联,再次前往医院看望小萍。

  同样关心小萍伤情的,还有她男友黄某的父亲老黄。这个58岁的庄稼汉,7日得知此事后,独自一人从湖南赶到泉州,不愿见儿子,满城寻找小萍所住的医院。

  昨日,老黄向记者讲述儿子离家这15年。他说,虽然自己的家教失败,但真正的问题是儿子染上毒品,屡戒不掉。

  【看望】妇联送慰问金 多位市民前往探望

  昨日下午3时,丰泽区妇联领导等人来到泉州医高专附属人民医院看望小萍。

  前晚,小萍刚输了两小袋血,脸色不错,她母亲胡女士在按摩她左手。护士前来更换点滴瓶,扎针时,她疼得大叫。

  丰泽区妇联主席王少容安慰小萍要坚强,好好养伤,保持乐观。丰泽区司法局法援中心的龚主任和泉中律师事务所的蔡丽杭律师简单了解情况后,表示将待到案件进入公诉阶段,尽可能地为小萍提供法律帮助。

  离开前,王少荣将省妇联的2000元和区妇联再次筹集的500元慰问金交给小萍,许锦全代表“爱心妈妈之家”捐500元。

  小萍父亲老王说,近几日都有市民前来看望小萍,在石狮的湖北商会会长和成员,听闻此事后也将于今天前来看望。

  【讲述】不愿见儿子 当小萍是“干女儿”

  正当这一行人离开时,黄某的父亲老王悄然来到小萍的病房。

  老黄说,7日从老乡处听说黄某打小萍的事,他就急匆匆地从湖南赶来,4天4夜都没合眼。到了泉州又不知道小萍在哪家医院,满城瞎找才打听到,把身上的2000元全垫了医药费。

  “我才不管他,反正他被关着,我放一百个心。”58岁的老黄开口说儿子,质朴而直接。他说,他不想见儿子黄某,一是因为他更担心小萍的伤,二是他觉得儿子已经失去理智,“和他说不到一块儿去”。

  老黄讲述,今年初以来,黄某和小萍陆续汇回2万元;5日(黄某被抓那天),黄某还打电话要钱,他汇了1000元。“毕竟是儿子造的罪行,我心里难受。”老黄说,刚看到小萍时,他心痛地流泪。对以后,老黄说,“我也没钱了,愿在这帮忙照顾,以后当小萍是‘干女儿’”。病床上,小萍背对着老黄,并不言语。

  浪荡15年 败在了毒品上

  老黄说,“他(黄某)和小萍好后,我都打电话给小萍。”这或许是黄某离家近15年,与家中感情寡淡最好的例子。

  老黄与已退休的老伴(退休前是名教师)目前在家务农。老黄承认,他对黄某幼时管教甚严,“打得厉害,他从小调皮,但念书还行”。

  黄某14岁初中毕业,提出打工,老黄强留他在家务农一年,之后攒了1万多元,送他去广东学车。因年龄小,黄某务工一直不顺。辗转多年,直到2001年到了泉州。

  老黄对黄某这些年的工作经历知道得不多,“他极少打电话回家,最多也就半年一次;打回来的号码,再打回去都是空号。”老黄说,这些年,黄某不仅未向家里汇钱,反而常向他们张口要钱,他对此总是有求必应。

  2007年,老黄和老伴到浙江打工,黄某找到他们并称自己吸毒了,想戒毒。“当时气得啊!但想一想,毕竟是儿子,只能帮他”,老黄说,按黄某要求,整整3个月,用绳子把黄某绑在租房的凳子上。尽管如此,3个月后,黄某还是偷偷跑了。

  刚刚出狱 又败在毒品上

  让老黄欣慰的是,2010年起,每逢过年或父母生日,黄某会托乡老乡带回几百元现金。

  次年,黄某因犯故意伤害罪入狱1年。今年初,黄某出狱回乡,老黄找黄某长谈了两夜,为这个29岁的儿子规划人生。当时,老黄察觉,儿子刚刚出狱可能又已经吸毒了。

  今年春节后,黄某回泉州。老黄放心不下儿子复吸毒品的事,悄悄跟来泉州,却始终找不着黄某,只好悻悻回乡。之后,老黄一直通过小萍与黄某联系。从4月底开始,小萍被黄某毒打的这1个多月里,老黄其实也小萍有几次联系,但奇怪的是,小萍在电话中并未多说什么。老黄说,有听说一次,但自己还认为是“小两口吵吵嘴”。

  老黄感叹,现在的黄某已经不像他儿子了,“他以前调皮,可不会这么暴力。半年前,我就觉得他被毒品夺了精神,全败在毒品上了”。

  【记者手记】孩子,你如何“恨”?

  这几天,记者先后与小萍和黄某的家长交谈。记者发现,和小萍两人各自所讲述的童年不同,其父母们并没有带给他们“不幸”。父母和家教严格,也不是驱使他们离家、叛逆和暴戾的原因所在。

  小萍曾说“恨父母”。她父亲老王却是“除了天上星水中月,要什么我都给她”;黄某称与父母感情寡淡,而老黄盼望的则是,“等他们八月十五回来定亲”。

  记者突然很感动,也很不解。面对这样的父母,他们有何权利、有何资格,提及沉重的“恨”?小萍和黄某,是否想过,牙牙学语时,父母的笑容;弃学时,父母的失落;人在异乡时,父母的思念?

  可怜天下父母心。(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涂传之 吕波)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手工制作

子宫内膜治疗仪

广州工地冲洗设备

期货招商

相关阅读